主页 > 网络课程 > 网络课程

电音能成下一个嘻哈么?


     
     看春晚、聊春节档、吃鸡+相亲,还没腻?伴随着春节家乡七日游告一段落,村里的翠花、铁柱,陆陆续续变回北上广深各大写字楼的上班族,娱乐生活终于重新变得丰沛起来。嘻哈爆火之后街舞来了,紧接着街舞的还有电音。前几日电音天才Alan Walker晒出与张艺兴、邓紫棋的合影,也许只是一个小众乐种触电流行的缩影。过去在国内更多囿于酒吧、迪厅范围内的电子音乐,今年受到资本的大力追捧,无论是举办囊括了多位重量级DJ的三亚ISY国际音乐节,还是腾讯音乐娱乐集团联合索尼音乐打造电音厂牌Liquid State,亦或全球三大电子音乐节之一EDC被引进国内,以及众多电音综艺节目的筹备,整个市场显得热闹非凡。事实上,很长时间里,电子音乐一直被寄予厚望,为何在今年才出现百花盛开的场面?热闹背后,它是否也面临着小众音乐到主流层级跃升的监管风险?成为下一个音乐爆款尚未可知,成本大几千万的电子音乐节的商业模式,在国内立得住么?2018是电音元年?腾讯早布局,海外大牌虎视眈眈春节前一周,腾讯音乐与网易云音乐达成版权互授合作,曾经对簿公堂的冤家握手言和,这被外界看作腾讯音乐为上市清障铺路。时间再往前推移,1月31日,腾讯音乐与索尼音乐共同成立电音厂牌Liquid State,并与李宇春、谢霆锋、Alan Wlaker等达成了合作。当然,对于这一举动,同样也可以解读为腾讯音乐为IPO构架更生动的资本故事。但不可忽视的是,作为国内最大的在线音乐平台,腾讯音乐犹如热带雨林中煽动翅膀的蝴蝶,影响着行业风吹草动。而其对电音的押注,显然也是看中了暗藏的机会。不光是腾讯音乐,腾讯视频也在电音上布局发力。在娱乐资本论此前《线上演唱会一次能圈1000万+观众,为何腾讯视频音乐还要做更多?》一文中,腾讯视频音乐总监邓林海曾表示,下半年他们将会推出一档电子音乐节目。而前不久,小娱在网上看到一档名为《电音时代》的节目报名信息,称该节目由腾讯视频与曾打造《中国好歌曲》《中国新歌声》、如今也是《这。就是街舞》的制作方灿星联手推出,参与标准之一为“能表演能创作的华人或华裔电子音乐人”。在腾讯音乐对外宣布Liquid State电音厂牌的同一天,上海热波宣布以主办方的身份将电子音乐节IP Electric Daisy Carnival引入中国,并将于2018年4月29-30日在上海举办首场EDC雏菊电音嘉年华。EDC与Tomorrowland,Ultra并称为全球三大电子音乐节,至今已经22个年头,与国内常见的音乐节不同,EDC更像是一场以电音为底色的大型派对狂欢。之所以选择引入EDC,热波传媒CEO何诗杰解释道,一是Tomorrowland团队来中国的可能性不大,且对人数等条件有着严格的把控;另外,Ultra去年已经在中国落地,“EDC是比较适合中国人欣赏参与的一个嘉年华,有很多好玩的互动、艺术游乐装置,我觉得会给人一种别样的体验”。2017年EDC落地日本,为此落地方与版权拥有方Insomniac进行了长达两年的沟通谈判。相比之下,热波传媒容易很多,从开始到签约只花费了两个月左右时间,“从去年10月签定合同便开始筹备”。除了引入国外知名音乐节外,举办自有电音节也是一个趋势。将于3月2日即元宵节开幕的三亚ISY国际音乐节,即由三亚市政府、中民文化以及亚洲星光娱乐联合主办,据悉,该音乐节对标的是Tomorrowland。另外,SMG互联网节目中心还发起了一个项目《魔音中国》,包括了电子音乐排行榜、魔音盛典、“不·独·行”纪录电影、短视频产品等。而娱乐资本论接触到的不少音乐领域投资人也表示,他们今年也在重点寻找合适的电音相关的项目。“热钱太多,谈不上好坏,市场运作的结果。”一位行业人士如此说道。嘻哈被严控,电音成最大受益者?回头看过去一年,国内音乐市场暗流涌动,电子音乐方面,也有不少电音节显山露水,比如乐杜鹃电子音乐节、INTRO2017电子音乐节等陆续开幕,但多为中小型规模。同时,在电音方面有所布局的创业公司也得到资本加持,像麦爱文化去年10月完成千万级人民币A+轮融资,亚洲星光娱乐则获得数千万元B轮投资。报告还提到,2016年中国电子音乐节数量为32场,预计2017年将举办86场,增长率达168.8%,2018年国内电音节数量或将超过150场。以此来看,电音市场在今年所表现出的热闹完全遵循其成长趋向。甚至有一种声音说,本来2017年原本是电子音乐发势的一年,不料半路嘻哈平地崛起。如今,嘻哈在经历过一段火爆时期之后,伴随着PG ONE被封杀,GAI被退赛《歌手》等事情,急转直下进入寒冰地带,遭到严控。一定程度上,这也为电音扬眉吐气创造了契机。最明显的就是,翻看去年音乐创业公司融资新闻,几乎都在嘻哈上有所动作,或许,当时资本之所以下注更多是奔着嘻哈去的。各大演出也纷纷对外广而告之要进行一系列嘻哈演出。结果,政策监管从天而降,一切化为幻影。既然嘻哈不成,电音可不能错过。相比嘻哈,电音没有什么歌词,DJ不容易出现类似PG ONE歌词中出现的“政治不正确”错误,也少了嘻哈的原罪底色。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何大家争当引入国外电音节,而不是其他音乐节类型,“很多国外流行音乐艺人或摇滚都进不到国内,而电音则安全很多。”某位行业人士告诉娱乐资本论。在受众人群快速增长以及“安全”的保障下,或许,电音的确是最为合适的选择了。基于年轻受众崇尚自由潇洒的个性,以及对陌生人社交的接受度,风格更嗨、带有享乐主义色彩的电音也容易得到消费者的青睐。这也是电音节对场地环境高要求的原因,比如休闲度假的海滩边,“蹦燥了就直接下海凉快”。国内电音节收入不靠票房,靠赞助电音备受热宠,与其自身产生的商业价值密不可分。以Tomorrowland、EDC音乐节为例,二者2016年参与人数皆达到40W人,仅票房收入,都是一笔不小的数字。有数据显示,电音受众群体集中在18到30岁年龄段,具有较高的消费能力,这从电音节动辄几千的票价便可窥探一二。不过与国外不同,国内的电音土壤远未开荒成林,无论是将EDC之类的音乐节引入中国,还是创立本土品牌,基于国内的安保环境,都无法达到前面所说的动辄几十万的观众容量。像EDC上海,以及三亚ISY音乐节,接纳观众都在5万左右;即使安保得到解决,受众基数也不足以支撑这一数字。据何诗杰透露,目前国内电音节的主要收入很大一部分来自品牌赞助,大概占到40%-45%,其他则是卡座酒水、以及票房收入。“如果能够达到赞助35%-40%,票房35%-40%,卡座酒水20%,一般音乐节都不会亏很多。”这也从侧面解释了热力传媒引入EDC的另一原因,EDC可以进行商业冠名。而国外电音节票房收入可以占到总收入的90%,这也是国内所不能比拟的。不过,亚洲星光娱乐CEO马乐看来,国内现有的音乐节太急功近利,“规模与品牌不是一下子做起来的,它需要一定的时间阶段”。所以无论是EDC China还是三亚ISY国际音乐节,都是按着几年时间去打造。据悉,热波传媒与Insomniac各自占有EDC China版权的50%,未来还会开发周边产品。此次音乐节投入成本在几千万左右,其中艺人成本大概占据40%,现场艺术装置、娱乐设施、舞台搭建更多是原封复制EDC原有模样,投入成本相当于艺人的1.5倍。“我们希望在这个品牌下能够打造更多的一些合作模式,比如这次我们也在挖掘一些中国的制作人和DJ,也做了一些线上平台节目的制作。现在大IP有了,我们也在积累自己的电音粉丝,以及EDC合作经验,未来可以把这些转化到更多的项目中。”国内DJ的缺乏,也是国内电音市场存在的问题,国内所有的电音节都是在靠国外DJ撑场面,成本自然也就水涨船高。不过,这只是电音在国内遍地开花必经的坎,“电音有一个很强大的大众收听市场。你看现在二、三线城酒吧有多火,你就知道现在有多少人在听电音了。”何诗杰自信满满。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