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网络课程 > 网络课程

投资者没有完全拒绝贾跃亭担忧风险无法隔离


     
     贾跃亭最后的机会
     界面新闻 李潮文
     素来势利的资本市场,在乐视此刻深陷水深火热之时并没有完全拒绝贾跃亭,并不排除再开出支票的可能性。但他们的纠结之处在于,身为汽车业务大股东的贾跃亭还要承担手机等业务的债务无底洞,无法做到风险隔离。
     1
     美国当地时间7月17日,贾跃亭在洛杉矶的法拉第未来公司接待了一位来自中国的知名企业家,向他介绍法拉第的技术团队,并让这名企业家试驾。这名企业家给贾跃亭的建议是,让他试图说服以往那些投资者们不要在这个时候止损。
     与外界彻底的唱衰不同,此时此刻,投资者们并没有完全拒绝贾跃亭。
     毕竟,一部分人从这家公司赚到了钱。“到现在我们还是赚的。”一名乐视早期的投资者向界面新闻表示,他们在早期入股乐视网之后,还入股了乐视影业、甚至是汽车业务。即便如此,这周,他向界面新闻确认他们在乐视整体投资中还是赚的,“我们当时投资成本非常低”。
     在乐视陷入今日的困境之前,它曾经在中国资本市场创造神话——2015年5月时,其股价达到179.03元,半年涨幅535%,市值超1526亿元,成为当时中国前五大互联网企业之一。此后乐视开始“蒙眼狂奔”式地发展汽车、手机等七大块业务,资金链日趋紧张,到今年彻底断裂。
     时间拨回到半年前,2017年1月CES上,乐视在现场还发布了汽车业务最重要的成果FF91。
     当时贾跃亭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说服资本市场。乐视从中国邀请了三十多名投资人前往美国拉斯维加斯现场参加发布会,此后,乐视将这些人用大巴拉到六个小时车程外的洛杉矶法拉第未来研发中心,把核心技术团队一一拉出来向投资人们做介绍。这些投资人包括已经在2016年9月和11月乐视汽车两次融资中已经“上船”的投资者,也包括潜在的投资者们。
     当时,贾跃亭就表示,不久之后就要启动金额为10亿美元的融资。上述不愿透露姓名的投资者当时向界面新闻表示,贾跃亭在汽车业务上的投入实在太大了,未来是否会增资,还在观望。而当时乐视高层在接受《财经》杂志采访时表示,“汽车未来还需要100亿-200亿元资金投入。当然,这只是最保守的估计。”
     半年之后,乐视几乎被外界认定了是骗局和败局。著名风险投资人曾李青就在微信朋友圈发表言论称,乐视就是“庞氏骗局”,“所有买过乐视股票、参与乐视其他项目投资的投资机构的投资经理,你在这个行业的生涯估计也险了”。
     但一些机构投资者们仍在尝试给贾跃亭机会。“乐视汽车是老贾要死保的业务,风险比非上市体系小很多。“这名投资者7月20日这周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表示。
     除此之外,国资背景的深创投看上去极有可能是继续开出支票的投资者之一,公司成员刘纲7月15日发布微博称,他在美国时间上周五拜访了法拉第未来总部,并在微博附上了与贾跃亭的合影以及法拉第研发中心内部照片。
     在微博中,刘纲仍在为贾跃亭以及法拉第未来背书:“乐视的汽车投资,我认为,它可以界定为就是一个风险投资。从团队、技术、软件、样车效果等因素来看,他的汽车是国内目前最优秀的。”
     资料显示,2008年,刘纲所在的深创投领投乐视网5200万元;2013年8月,深创投领投了乐视影业的A轮2亿元融资,2013年10月,刘纲又参与了乐视网以15.98亿元交易总额对花儿影视及乐视新媒体的并购,深创投投资1.35亿元。2016年9月,还参与了乐视汽车的投资,具体金额未知。此外,2008年到2015年初,刘纲还一直担任乐视网的董事。
     在被投公司深陷危难时刻却继续投入,是止损之外的另一种选择,通常意味着他们看好这个项目团队,以及目前是Downround。
     但是所有此次接受界面新闻采访的投资者都表达了一个最大的担忧——乐视汽车和其它业务的风险无法隔离,即使这些投资者都对乐视汽车业务本身持乐观态度。
     在投资者看来,乐视的上市公司业务,包括乐视网、电视业务乐视致新以及乐视影业“都还是可以的”,非上市公司业务问题较大,“容易引起社会群体问题的易道已经解决,现在的核心问题是乐视手机,存在的财务窟窿较大”,上述投资者表示。“非上市公司体系需要贾跃亭负责,但他又是汽车的大股东,纠结在这儿。”这名投资者告诉界面新闻记者。
     但根据孙宏斌透露出来的信息,贾跃亭至今不希望放弃任何业务,“主要就是老贾,他犹犹豫豫的,该卖不卖、不坚决,前几天开股东会还说,七个子生态,一个都不能少”,就在股东大会之后和媒体的见面中,孙宏斌甚至因此爆粗口表示,“你能做好一个业务就不错了”。
     从2015年至今,整个乐视集团着力发展了七块业务,分别是影视、手机、体育、互联网金融、汽车、云、电视,这七大业务中仅影视业务曾在2014年披露过盈利1亿元,其余全部处于亏损状态。
     重要的还有巨额欠款,在《财经》杂志2016年11月的报道中指出,乐视拖欠手机供应商款项高达150亿元,乐视体育有超过60%的版权费未按时支付等。
     无论是孙宏斌还是其它投资者,都希望贾跃亭能放弃部分业务。“乐视绝对是好东西,好多人感兴趣,只要老贾退出,”孙宏斌举例称,“当乐视退出易到后,韬蕴资本温晓东说一天能接到20个合作电话。”
     2
     这名落跑的企业家最新的丑闻是被爆出在洛杉矶城市圈拥有数处豪宅房产以及地皮。公开资料显示,他在洛杉矶城市圈的Rancho Palos Verdes拥有一处意大利风格的海景别墅,占地面积超过2英亩,仅房产税每年就高达10万美元,这一房产在2014年的成交价格是700万美元。除此之外,他在附近还有另一处价格相当的豪宅。
     根据美国房地产中介业务创业公司“房88”向界面新闻提供的数据,其中一处房产被一家名为Ocean View Drive, INC.持有,而加州政府的公开数据中查询到,这是一家贾跃亭名下的空壳公司,在美国并没有其他的业务,专门用于其个人在美国投资房地产。
     以第一处被曝出的意大利风格豪宅为例,贾跃亭的这个空壳公司和乐视生态于2014年共同购入,其中乐视生态支付了1325万美元,贾跃亭的空壳公司支付了45万美元。而在2016年9月7日,乐视生态将该房产转移给了法拉第未来。
     除了两处豪宅,贾跃亭疑似还以该公司的名义购买了昂贵的大面积土地,并且每一处的价格都要高于这处最先被爆出来的房产。
     在地图上,这五块地皮和两块豪宅练成一片,位于一处海湾内,足以见贾跃亭当时的大手笔。
     而根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2017年6月9日,贾跃亭的空壳公司OceanViewDrive用这些房地产做抵押,与一家名为LoneOakFund信贷公司借款1000万美元。随后,这1000万美元还清,OceanViewDrive又以更高的利率,向一家名为HankeyCapital的借款,并再次用这些房地产做抵押,具体金额未知。
     贾跃亭缺钱是肯定的,“本来可以稳拥百亿身家的创始人,布局这么多复杂的业务把自己搭进去”,深创投投资经理沈奇向界面新闻记者如此表示,他并不认同骗局的说法。“他个人套现超过百亿,但是乐视汽车和其他业务也花去了不少钱,我当时做过尽调,到2016年年中时,贾跃亭在乐视汽车个人投入超过50亿元,”他说,“其他如收购酷派、非上市公司的早期投入,加上冻结的,真正留下的估计也不会太多了。”
     公开资料显示,2014年到2015年之间,贾跃亭和贾跃芳姐弟俩减持套现139.84亿元,而财经杂志在2016年年底的文章中的数据是,“贾跃亭个人已投入100多亿元、外部融资72亿元”。
     “所有的非上市业务他个人都做了联名担保的,如果融资来的钱没进入个人账户,个人又为之做了担保,理论上不存在骗局之说。”沈奇表示。
     3
     几乎是唯一能够为贾跃亭赢回信任的法拉第未来团队是不是可靠?
     看上去确实是不错的团队,最新的消息是宝马Project i电动汽车团队主管乌利奇·克兰兹已加盟法拉第,担任首席技术官。
     “我不是一个频繁跳槽的人。”克兰兹公开表示,“对于我选择离开宝马,一些人可能感到震惊,但是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愿意冒险。”公开资料显示,克兰兹于2016年底离开宝马,而他从2007年始,就一直负责“i系列”电动车的设计和研发,被业界人士誉为“宝马i系之父”。
     除此之外,法拉第还有尼克·桑普森这样在业界拥有较高声誉的人担任研发副总裁等重要职位。
     “从技术角度评价的话,法拉第的工程师们实力绝对不比三大车厂或者特斯拉差,”一名法拉第的前技术工程师向界面新闻表示,“目前他们所描绘的蓝图从技术角度来讲都是可以实现的。”
     这名工程师表示,“经理们不会阻止组员的创造性,包括对新的技术方法的尝试,所以作为一名技术人员,我在法拉第还是学到很多东西,这些东西在别的公司来说还是非常先进的。”这名法拉第的前工程师目前就职于硅谷的另一家中资背景的电动车创业公司。
     在美国最大的职场点评网站Glassdoor上,法拉第通过63次员工或者前员工点评,获得的评分是3.2分,总分5分;相比乐视位于硅谷总部通过84次评价获得1.8分的成绩,法拉第显然要靠谱许多;但不算很好,比如同为中资背景的互联网公司,百度的硅谷研究中心评分是4.3分。
     “团队里有许多有天赋的人,你可以学到很多“。许多给出正面评价的前员工这样写道。但也有许多人指责法拉第团队领导力水平低下,“领导力实在太差了,完全不透明,不同公司和文化之间冲突非常常见——特斯拉、三大车厂以及德国公司和亚洲公司之间。”
     “我在法拉第的技术和公司管理两边都工作过,很明显执行层根本不知道如何去运营一家公司,主管们和高级经理都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主要部门有一点点或者说根本没有预算,但仍然希望我们有个高产出。”另一名匿名用户表示。
     而上诉离职工程师说,人员流动的确很大,这常常带来混乱的感觉,每周都有新人加入,也有人离开,这给工作衔接带来很多问题。
     如果贾跃亭能够再次说服投资者,他需要注意的是,仅仅把这些高级人才关在一间公司里是不够的。
     

友情链接